iSpiik小站Feeds2020年11月13日

iSpiik快记023:为中国最美校园打call

#为中国最美校园打call#
最美的校园,最美的人。多少人的年少故事留在那里 @河南大学

2010年千团大战那年,我正在学校做高校的清明上河园《东京梦华》演出票务,于此同时另外一位同乡学弟在校外出租屋里,自己在搭建一个团购网站,当时我们碰面商量要把这个产品搞到团购网站上面,让更多的校友看到,然后购买。票价是70元(还是学生群体的专属价格)水上实景演出70分钟,常规成人是198/298/398/698/998,这个票价被当时一个大四学姐班长告诫同班同学,千万别眨眼,一分钟就是一块钱。。。

那是在七朝古都——开封,当年至少是五线城市,时势造人,多少绚烂的故事只留在了意蕴汴京城,百年河大校园里……

iSpiik快记020:互联网/旅游互联网产品

互联网产品从参与方分为几种:
1、单边产品
比如垂直类的B2C,早期的唯品会、京东。只有用户一方,对面的就是产品方
2、双边产品
淘宝集市、商城算是典型的双边产品了,卖家、买家都是平台的用户,他们之间互为供需。
3、多边产品
开放的平台,比如有:卖家、买家、ISV、物流公司、客服公司等,同在一个平台生态内

阅读更多

iSpiik快记019:供需匹配会经历3个阶段

#商品管理#  的核心是分类,本质是对接供需,而导购是实现对接的主要手段。

#供需匹配# 会经历3个阶段】:
1、供小于需的时候
首要解决有草吃的问题,这时候往往是头羊阶段,得把它留下来,别一看草地上没草,走了。

2、供需基本平衡时
解决分开吃的问题,草多了之后,不是只有头羊了,羊群形成了。不同的羊口味不同,你得分开喂着吃。

3、供大于需
这时候,得给羊吃好草,你得选出来然后喂给羊儿。对那些不怎么想吃草,食欲不振的,你得想不同的套路引诱它吃你的草,比如加点佐料、编点造型。

其实,我初中时候还真放过羊,管着十几只的羊群

iSpiik快记018:需求vs功能,工程vs定额

搞工程造价的同学都知道,建筑中有很多定额(企业定额 行业定额 区域的 国家的 协会的),定额就是不同颗粒度的事情在特定环境条件下完成所需要消耗的资源的一个标定。之后在工程业务中会广泛用到,比如招投标、业务核算、财务核算、目标责任制定等等,比较典型的一种对应关系就是:实际场景中的一项内容和定额之间,不一定是一对一的关系,可能多对一、一对多,完全取决于当个场景下融合而成的信息单元粒度如何。

阅读更多

iSpiik快记017:做产品的哲学三问

做一件事情,你得明白为谁而做?这叫找到你的核心用户。
接着得弄清楚他们为什么非要你这么做?这叫刚性需求。
下面,你得把能把用户需要的这些事抽象成产品feature list,这是需求转化。
最后协作实现,并不断优化迭代、维护,实现双边的价值需求。

【哲学三问】:
他(核心用户)是谁?
他来做什么(刚需)?
它(功能)从哪里来?

iSpiik快记016:产品讲究路径,商品管理也讲究路径

产品讲究路径,商品管理也讲究路径,树状到网状的跃迁,点三几下,商品就出来了,这就是网状结构的路径优势。如果是树状,请闭目想象一个俄罗斯套娃……  这个实例,类比到组织结构也能说通,扁平的组织结构(矩阵组织结构)vs线式组织结构,同一个指令的实现,经历的路径差异

iSpiik快记014:继续扒一扒#商品管理#

继续扒一扒#商品管理# ,之前说过商品管理的话题。话说今年上半年团队搞生鲜水果业务,当时就遇到商品管理的问题。当时的商品sku搞到了500多个,初步尝试用一维类目树一直分出去,随着尝试发现即便这个规模的商品,用类目树搞到底也是很扯淡的,因为这个模型必然的问题就是sku的增加会让你的类目管理越来越痛苦。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