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大手

父亲的大手

我是1990年出生,我的父亲是1960年。转眼今年我已经即将迈入奔三,生命越往前走,思绪却愈发往后……

小时候生长在北方的农村,炎热的夏天里,中午听到知了叫个不停。空气里充满被阳光烘烤的味道,有泥土的、有白杨树的、也有田地各种庄稼的,这就是我的家乡,我土生土长的村子。

吃完午饭,整个村里和门前的路上也都静了下来,没有了往返的三轮车、街坊邻居、串巷的吆喝,也没有了别家院子里传来的唠嗑

这个时候,各家各户集体到了夏日的午休时间,开着电风扇、看会儿电视、再或者破一个用井水冰镇的西瓜吃着,然后再一觉睡到下午4点钟左右,等太阳稍稍没有那么毒辣,再去田地里劳作。中午12点要到了,父亲母亲都从田地里回到家,母亲操办着做饭,我去打下手要么剥蒜要么择菜,这是我小时候做的最多的2件事情。父亲则在当厅里休息一番看会儿电视。

等吃完饭,我家的午休通常是我和父亲躺在当厅的竹床上吹着吊扇,而我母亲则因为竹床太凉也吹不得吊扇独自躺在卧室。父亲因为常年的劳作而导致手上长满了老茧,老茧把手困得难受,他不得不隔一段时间就用剪刀或刀片把老茧割掉。而平时日则是在歇场儿的时间让我用指甲给他掐老茧,那时候觉得父亲的手好大好厚,可以托起我的世界。父亲小憩着,我则把持着父亲的手一个挨一个的用力去掐那些老茧,那些老茧有的很厚还略带泛黄的颜色,有的还清晰的留着上次用剪刀剪过的痕迹。晌午的时间,异常的安静,我的耳朵里听到父亲睡觉的呼吸、吊扇转动带起的风声、门外马路上有人拖鞋拖拖的走路声……在那个时刻里,我想父亲的心里是踏实的,生活是充满向往而有意义的,而我则在父亲的庇护下一天天长大。

现在已记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那样,大约是小学2年级,六七岁的时候。什么时候不再有那样的景象,大约是到了初中之后就不再有了……

到今年父亲年近六十,我的那双大手想必已经爬上了皱纹、也没有年少时那么大那么厚了,我也好久没有再像儿时那样把持的父亲的手。但那双大手会永远在我的心里。

Kris_3zzz

世界如此精彩,怎能置身事外

3条评论

Priligy 发布于上午9:35 - 2021年9月21日

Generic Isotretinoin Pills

Plaquenil 发布于上午5:43 - 2021年9月21日

Where To Buy Macrobid

Zithromax 发布于上午7:24 - 2021年9月17日

24 Canadi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