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piik快记049:成功了,所有扯淡都是战略;失败了,所有战略都是扯淡!

成功了,所有扯淡都是战略;失败了,所有战略都是扯淡!

还记得2007年高考前夕,当时已经有了夏天的味道,清凉的早晨正在教室早读的我,被班主任叫到门口,交代一句:马上要高考了,少想点扯淡事儿!

……(实际用意是让我专心备考,不要分心,这也导致我一直把这个班主任看的很敬重)

当年的老班现在已经退休了,他对古文诗词的考究还是让学生佩服,这个时代专心搞文学的不多了,致敬老班——颍湄散人,微信公号:zhengde999666

iSpiik快记049:成功了,所有扯淡都是战略;失败了,所有战略都是扯淡!iSpiik快记iSpiik快记

换到高考就是:
考上了,所有扯淡的事儿都是牛逼;考不上,所有苦逼的付出都是扯淡!

iSpiik快记048:数学微积分解决产品问题,问题降粒度|方法扩大粒度

看到阿里旺旺的反垃圾系统产品案例,前期是关键词+手工处理,直到2011年才上线真正的反垃圾系统,分为3个溢出池:

最底一级的——【离线系统】天为单位的对历史数据智能学习、抓取、比对识别,处理掉这个时间维度的异常并向未来世界提供宝贵的特征库,解决大部分准确性和覆盖率

中间级的——【准实时系统】小时为单位对天累积数据进行上面动作,站在正在发生的维度,提供在线系统的参考值,面向未来时间实现可能的支撑

表层级的——【在线系统】实时的对消息进行基于底层系统的特征值比对识别

这个产品设计的拆分,处理主体:id、动作和消息,然后需要比对特征库,一个问题拆分城3个问题解决,将准确性、覆盖率、及时性综合实现。

思路非常巧妙,试想如果不进行拆分,那意味着随时对历史数据累积跑批,然后处理特征值,实时消息即时比对,资源估计被吃的够呛。

这可是类似于微积分的模式了,而一分三,则像是对一条曲线覆盖面积求解时候,采用直方的模式进行划分计算,不用大量的积分动作、同时划分清晰、数量可观,在满足需求的精度范围就可以收工。其实上面那个反垃圾系统最小可控时间单位是小时。

iSpiik快记048:数学微积分解决产品问题,问题降粒度|方法扩大粒度iSpiik快记iSpiik产品说

iSpiik快记047:数字与背后的人性

面对商业价值,一面是冰冷的数字,一面是活生生的个体…
“外卖骑手2020年被推倒风口浪尖,算法与人性的思考…”
“中国式教育就像工业制造,但每个生命不应该因为这场游戏失去色彩”
……

现实世界、商业世界中,有些产品的功能我们似乎无法找到佐证他们冰冷的数字,但是背后令人感动和思考的故事,却也是一种名副其实的理由。

梁宁在《产品思维30讲》中说过一句话:“人性的弱点推动了互联网的流量,但人性的光明构筑了商业的文明”,放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iSpiik快记045:抽象世界 vs现实世界信息差

产品是建立真实世界的虚拟世界映射,能够将现实的东西数字化的呈现,无疑是消除了巨大的信息 不对称。

之前关于线上消费时候有个切身感受:
少年时期生活的环境,没有今天很多的mall也没有很多专卖店连锁店,那时候的体会就是买卖要看买家和卖家的沟通水平,能砍价的能忽悠的能周旋的,这些才是影响买卖质量的因素(价格拿的好不好、货拿的好不好),你不晓得自己是不是比别人买的贵买的差。

但是线上购物很大程度我可以不用砍价,特别是垂直类的B2C,不担心货品,同样的以前的线下购物需要将眼前商品和自己的知识库比对,线上购物则是眼前商品和所有同类商品比对,参照的信息坐标更全面了。

拥有了更广阔的信息,更优质的体验,这就是我个人购物选大店,垂直类B2C消费倾向的原因,极大降低了决策成本。
——————
回到人们对于世界的理解,我们对抽象出来的东西感到内心确定性的满足,但本质上抽象也意味着信息丢失,就像《三体》地球往事中所说,质子从低维向高维还原的过程中存在的信息丢失一样。我们面对抽象的信息同时意味着信息缺失造成的不对称,比如:我说5分钟后见面,这是个极具抽象的概念,背后有大量的经验经历知识作为基础,距离是多少?交通工具是什么?平均速度?加速度?阻力?干扰因素?

你对背后的信息一无所知,这就是不对称,更何况当你面对一个对背后信息一无所知达成的既定状态结果 根据结果去推断未来行为的时候。内心又会充满不确定感。

复杂的心里路程!落到产品设计中,好了,对于这个标的,给与feature和rule回应吧。

iSpiik快记042:集合视角看产品演化

产品(包含现实世界)的演化,在实现需求的过程中不断挤压出新的空间、激发出新的需求。大胆的用集合的概念描述一下,分为两种:
①现有的子集的合集<全集,则激发新的正需求
②现有的子集的合集>全集,超挤压状态,激发出发需求,产生正反合
尽管发展的态度来看,最终都会趋于全集,但是要耗费不可再逆的时间成本。

iSpiik快记041:产品发展中的自组织

#自组织# 产品的发展伴随着用户的发展,规模扩大的过程中,大概率的会产生出产品设计之初之外的自组织。

这种组织可能是有益的,比如:现阶段的路书 定制师已经形成了一个群体,为定制师进行知识输出的也有个人群;旅游行业的TOB SaaS软件,管理员也可能是个群体;即便同样是用户群,里面也会有一批共性人对产品的改进饶有兴趣;

这种组织当然也可能有害,比如:淘宝的差评师;信息贩子;

现实中也有对应的参考:新房阶段的验房师就是个例子

iSpiik快记040:交易类产品中的逆向交易

交易类产品中,“逆向交易”是不得不考虑的,3C、淘宝、唯品会之类肯定是有,曾经接触的旅游产品设计中,当时我们还在纠结逆向交易的必要性,认为旅游本是低频消费,是否会有很对的逆向发生,以及逆向发生的情形多为什么。

其实不管是对C的产品还是对B的产品,都应该把规模杠杆考虑进去,再加以对需求的分析给定合适的产品路径。但终归于: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