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piik产品说:产品发布后的快速响应阶段,有预留的必要吗?

常见的迭代结束后甚至于迭代内容处于验收末期时,开发资源就会被快速的被项目撤走。从项目的角度来说,加快资源日历的流转,看起来是可以提高“研发效率”的。简单的理解思路就是,快马加鞭,削短空闲时间。以为只要自己奔跑,就能超过时间。


部分研发人员,也会迫不及待的想进入下一个迭代的冲刺。对于这样的研发表示情感不得不鼓励,但并不赞赏。他们迫切的coding结束,提测,等待测试来发现未尽的细节。


如果是以上的情况,那么事实的通常会是,资源被快速抽离进入下一个迭代的进程之后,逐渐暴露出来:提测质量不佳、实现点缺失、关联系统影响改动遗漏、验收时间被拖延。表面看起来开发端在赶紧时间交付代码,但是如果质量不佳,不好的影响非常大:


1、新的迭代起了头,不得不被搁置。需要一气呵成的代码逻辑,被不断打断之后难免出现纰漏
2、开发自身的情绪和信心波动,由于没有完整的自测和深入的代码完毕后的复盘,面对排山倒海的缺陷甚至都怀疑人生了
3、测试、产品、开发沟通成本剧增,由于编码前的一些必要信息对齐缺失,暴露在测试阶段将会大幅度提升沟通成本,关于功能、实现逻辑等
4、产品正常的节奏、测试的节奏收到不可控的影响,引发各个环节的时间被强制挤压,整体质量下降
5、验收交付之后,由于资源早已投入下一个迭代,对于线上的质量问题,还要协调开发资源而不得不打算正在进行的开发工作
以上这些如果在项目资源规划层面没有正确的识别和评估,导致的结果必然是:研发节奏紊乱、团队信心波动,甚至于团队内部冲突。并且出现迭代总是不能如期保质保量交付,用户体验受挫。


通常能够做到对迭代正确的评估、认识、管理推进,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这中间需要项目、产品、研发、技术的高度一致和碰撞,信息的不断对齐。同时充分相信团队成员,给予团队负责范围内的自主权利。一群人,最可怕的就是一条心搞一件事了。能做到以上,我认为就是一个好的项目管理者了,现实中能达到御己御人地步的可能也寥寥无几。更别提发布后的快速响应阶段,快速响应阶段应该成为一种常态,纳入到项目管理的资源规划范畴。


——————————
实例一则:
紧张的时间规划,版本上线后,产品、开发迅速抽离进入下一阶段的紧张验收和问题处理阶段后。上线项目,导致资源匮乏,缺乏跟进,最优势的资源被撤离后,暴露出来的是连贯性上的迅速脱节。毫无抗风险能力、容错空间,承担的后果就是不得不陷入低效冗杂的沟通、调整、修复过程,最终让整体的效果大打折扣,业务因此也会受到影响。

产品实现过程需要时刻考虑的用户体验5个层次


感知层——就像春天的风吹过来暖暖的。对于用户就是界面、色彩、信息布局、操作提示、交互反馈、自然理解的各种感知,让用户付出自己的交易行为之后,自然的发生直接有效的反馈。如果不是面对的一台机器,希望这是自然的反馈,扔入湖中的石子会荡起水花,摸了猫咪会喵喵叫顺带陪玩儿;

角色框架层——产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不是自然人!而是用户角色,一个自然人可以有很多角色设定,在公司的会计、在朋友面前的百事通、在父母面前是女儿、在孩子面前是妈妈、在网络上可能是个饭圈。在不同的环境、面对不同的人,一个用户的角色是不同的,这个角色会触发对应的场景。就像银行大厅的经理见到前来的办理业务的客户一定会微笑的迎上来询问和指引介绍,我们也不能指望菜市场卖猪肉的大汉给像前者一样。

资源结构层——梁宁老师在产品30讲套用毛泽东的一句话“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来形容资源。再通俗的说就是自己有几斤几两,能从外部薅回来几斤几两。烈火需柴,釜底要薪。

能力圈范围层——为了达成战略,正面:需要什么确定性的存在,反面:哪些事情绝对不能触碰的。明确的战略存在指引能力的建设和拓展,飘忽不定的战略导致能力形成的随即和不确定。比如为了达成空间移动,不止需要可调度的空间移动工具、还需要高效的算法分配机制。

战略存在层——交易价值的双方通过产品交易获得的价值是什么,产品提供者获得什么,用户获得什么,用户为什么会依赖产品?产品的制作者获得商业价值、获得流量、获取信息等,用户获得效率的提升、关系的链接、空间的移动、信息的存储等。

这是产品设计需要时刻关心和想到的。

QWERTY

最近切换成全键盘输入法,据说可以锻炼双手防止老年痴呆,赶紧来试试。


猛的一下是真的不习惯,从 2006 年接触第一款手机就是九宫格啊。当年如日中天诺基亚值班机的按键是真的经典,记得第一天到大学宿舍,有个老乡那九宫格的手速简直起飞,还给我们演示在裤兜里面盲打,牛皮大王。

但是体验下来发现全键盘的容错性和精准性是真的调教的好,我用的是微信键盘,感觉已经做到了区域识别,你就在键盘上大概的字母位置点上去之后就可以出来精准的短词或者长句,联想修正能力优秀。

想起来也是挺逗的,当初 qwerty 键盘就是因为技术之初打字太快容易机械故障,所以调整的布局可以降低按键之间点击时间。后来这种按键方式逐渐成为用户共识得以保留。现在我们又要效率和准确,不变的布局在不同的时代焕发新生。

这不就是典型的老瓶装新酒嘛!产品设计里面的很多经典设计早已打穿用户心智,我们在需要做的创新,不一定是改变他们,而是更新他们的内核。

这里有2个维度可以解释这个现象,首先从用户体验设计的层次来看,我们保留经典的已经形成用户心智的表现层、框架层,而去更新迭代突破更往下的资源、能力、战略层的内容,由此可以让用户在熟悉的认知里面感受到强大的生机。

另外从用户体验价值来单看表现层、框架层,如果新价值-旧价值-用户切换成本,还不如旧价值也就确实没有必要,往往仅凭体验的表层实现用户迁移概率也是极低的。

有没有想过你的用户想要的是什么?

常见的搜索引擎的交互窗口时一个输入框,可以搜索文本、视频、图片、网站、音乐等等。
通常也会有一个分类导航:图片、地图、音乐、视频etc
足够简单的背后代表着足够复杂的逻辑。

不让用户走回头路,及时的发现错误并提示,同时也尽可能减少错误发生的可能。有些意识是用户的潜意识认知,也就是常识范围,我们认为的常识通常不一定会表达出来。
比如:我对一个同事说等你空了我找你核对一个需求;背后大概率对应的是工作时间范围内、工作场合内。不可能是晚上、咖啡馆。这是一种角色框架层的共识信息。

如果产品没有及时识别到共识信息,或者没有再正确的逻辑节点去识别,会造成最终用户体验的逻辑混乱。比如一个交互流程,最开始就应该定义正确的信息,放在最后提交做判断提示。就会让用户非常的不爽,甚至于愤怒,特别是这个共识信息如果是过程的依赖的话,相当于用户要推到重建自己的交易行为。那么这次交易就是失败的,如果是一个开放的场景,我们就失去了这个用户。就算是一个封闭的使用环境,我们也失去了用户对于产品的好感。

为自己的用户考虑,为每一个交易价值的实现和顺畅考虑,可见很重要。

交互即交易!!!#潜意识##ispiik小站#

产品如人,也有的诚实与善良

我们通常听说的故事是人的诚实与善良,诚实不一定表示善良。

诚实是客观存在的,我们看到是这样,其他人看到也是这样,是无差别的。善良不等于不诚实,也不等于诚实,善良是主观的,我们体现出对客体需求、客体感受的理解和共情。基于客体的诉求和情感,进行了相应的信息传递。

产品中竟然也存在类似的体验,我们希望用户不要犯错,却没有提供不去犯错的良好的支撑,而是用僵硬的变形的判断校验进行阻断,就会给人这个诚实的傻子的感觉。

举一例:用户填写一个表单,第一步是一些基础信息,用来定义填写对象和时间;第二步的详情信息中会有依赖第一步填写对象信息值的查询。所以就对第一步填写对象值的强依赖,这个对象值有两种做法,一是让用户自己选择(可选范围是用户有权限的该类型list,很有限,几乎不超过2个);另一种做法是从用户的登录信息中默认带过来,但是用户登录信息中包含的这类对象值是有不同类型的,这就存在带过来类型不对的问题。

最初的设计会希望用户单独选择,因为这个功能的使用是低频的、同时给出默认值也起不到决定性的效率改善。反而可能带错类型、以及让用户无法感知到,选择的填写对象会和详细信息有关联关系。

曾经我们接收使用方的瞎掰去做了默认带出,这真的是草包行径。

你想让我们诚实,但是我们更想去做善良的事情!
(这样的思考不止是一个简单的设计,更是对人性的探索,多打磨多实践)

iSpiik快记164:产品设计之时间感知

做产品的心态、功能定位、产品路线规划,和业务的协同引导方式。小到一个按钮,大到一个版本跃迁,似乎都和一个人对时间的感知力有关,感知的时间颗粒越小就会越去考虑这个时间区间的达成,也就容易形成短视。

感知的时间越久就越去考虑长期主义,就是社会财富的基尼系数,不能去持续关注一个时间点贫富的不均,这是一场长期游戏。
对错,也随着时间尺度折射出不同的结果。局部最优,不一定是全局最优解,你以为的对可能是错。因为对时间的感知不同,视角因此不同,信息结构不同,判断不同,决策不同。

职场里在一起的时间都是重叠的时间段,每个人付出的时间段是不同的,也就意味着不同的驱动。企业的使命、愿景、价值观都是长期主义,这个矛盾天然存在啊。

由此看来,时间感知又可以是工具🛠去撬动所需。所以,你有一件长期主义的事情吗?达成的途中能否灵活调整自己的时间感知驱动自己

产品之道|再看俞军老师“PM 12 条”

PM12条笔记(粗体字是PM12条,细体字是自己的感受):

1. PM首先是用户;

【PM面临的锚点很多,内部会存在协作锚点、内部利益锚点,但没有用户,pm又作何用。在个人与组织共生局整矛盾中,我思考过依存关系这个点,PM存在的价值就在于用户价值的实现,然后才有商业价值和岗位价值(个人价值)】 继续阅读产品之道|再看俞军老师“PM 12 条”

产品设计|一个feature做不做,优先级怎么排?

每个人都面临过这种情况,A美食想吃、B美食也想吃、C美食也想吃,但是又不可能一次吃完,只能拍出来顺序,在一段时间内陆续吃完。

吃饭我们是怎么做选择的呢?
也许你会考虑,ABC三种的价格,到达ABC三个点的时间花费,以及三者目前的是否有活动又会、目前自己意愿里最想吃的是哪个,然后排除顺序。 继续阅读产品设计|一个feature做不做,优先级怎么排?

iSpiik快记136:超市里价签的烦恼

上周四驱车去沃尔玛购物,计划采购一些粗粮品类,买了红豆、莲子、黄豆、黑豆等,ok check!go!

①沃尔玛的人工收银相比Q3进一步减少,只留了2个人工通道,其余全部是自助结算,1个指导员+1个出口check的两人小组配置。自助称重环节仍然未改进,1人+4台自助称重,以至于自己称完之后总不放心价格还要跑去货架比对一下。
问题点是无意或恶意错选品类价格,导致直接经济损失、库存管理成本上涨,好处也很明显就是人工成本的下降。

问题的底层逻辑是:品类信息从货架到称重台之间的丧失,原来的价格信息是货架对顾客,称重员的核心其实是品类的正确分类选中。所以,品类信息丢失才是本质,你不能对要求自己员工一样要求顾客。

②自助结账时,有几个条码扫不出来,原来沃尔玛价签条码是横向的,我打价签贴包时候根本没想到条码的展开显示问题,尴尬的就是一个平面条码粘贴塑料袋变成了圆柱形之后,圆的直径<条码长度,就无法识别了,然后费劲又小心翼翼的撕开贴口才识别了出来。vs谊品生鲜价签观察了下是纵向的,就相对完美的避开了对粘贴的刻意要求。

所以是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输出的经典概念【retail is detail】#沃尔玛# 的价值观之一,有问题吗?
我不确定是不是横向价签,适应的是人工称重+人工结算时候扫码速度更快。如果是,那这个点又成了新环境中的新问题了。

iSpiik快记135:个人与组织的共生-局整矛盾

2012年刚毕业,拎着行李到郑州一个国企集团报道,面试时候还问他们党委书记,“怎么才能实现个人价值与企业价值的共同成长”,那时候哪里搞的清楚这个问题,其实想知道的是能不能让我干的开心

而常常团队中或者叫做“产品”中局整矛盾的问题,无外乎两种情况:
①粒度问题
如果你觉得一件事对团队有益,对你没有益处,或者你一件事情你觉得对自己有益但是对团队没有益处。不妨切换一下思考的信息单元大小,时间维度上、发展眼光上等
②依存关系
是不是你担心的问题,如果没有A的存在也就不复存在。或者你担心的问题是B的必要条件
③全局视角
精彩的世界让每个人都不想置身事外,但是置身事中也有个负面效应,就是难以摆脱你的惯性思维视角,惯性是宇宙的力量。找更全局的视野,对人性弱点极具挑战

如果这几个问题,都可以有清晰的信息背景陈列眼前(×个人|×组织),那答案昭然若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