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piik快记:产品设计借鉴实例,对标企业微信

2023年还在上一个团队,当时有一个产品设计,大胆抄袭了企业微信,把它的日程待办搬了过来。

业务背景如下:

为了给采购人员提供工具支撑采购业务跟进,第一采购订单创建之后的审核、报出、确认,方便采购人员跟进自己负责订单的审核情况、报出情况、供应商回复确认情况,确保订单的有效及时报出。也清晰看到已经完成订单的占比情况;

第二是发货的跟进,关注迟迟待发货的订单、等待门店收货的发货单,可以及时催供应商发货、跟进门店收货,监控门店异常收货。

功能层面终于上了心心念念的日历看板,采购业务产品本身也有较强的时效性诉求,特别是如今零售流通行业对于供应链效率要求越来越高的时代。

曾经一度也在纠结满足这个业务诉求到底用一种什么呈现才好,那种带有巨强时间属性的产品(比如:机票、酒店这种严格分布在时间线上产品)放在日历的维度是天然成立的,因为用户有心理预期就是对于基于时间的需求(我要哪天住酒店,我要哪天飞,我要哪天出去旅游)。

而这次对于采购链路的跟单过程也采用日历看板模式,则是将原来的一维信息升维处理,需要用户大脑对于一维信息的处理过程,在经过简单的组装之后二维呈现在看板上,让用户获取信息时大脑减少思考过程,达到的结果就是让用户觉得自然的发生。用户的业务数据采集过程,完成了对于业务闭环的数据沉淀,然后自然的享受数据带来的价值,提升驾驭感,这个时候用户不再只是数据的投喂工角色、同时也是数据的驾驭者。

这次产品引用的主要是:日历看板+待办,日历看板由用户投喂的订单、发货数据编织而成,待办由系统自动策略+用户添加组成,提醒落位到不同的日历天,用户需要做的就是在平铺的时间线上进行常规的数据投喂,然后让一切自然发生,处理当天待办、识别分析异常、采取业务动作。

产品设计过程中思路、交互、甚至视觉方案借鉴参考有什么大碍呢?

当然,我们构建产品的过程并不能从它处作为起点,最多只是参考信息而已。自己产品的构建过程一定是从自己的业务、用户、商业目标中生长构建出来的,我们要满足的是自己用户的目标、业务目标、商业目标。

上述的方案其实只完成了第一步,即底层跟办的数据、逻辑模型搭建,最多算是到达了框架层而已,表现层的空间还有很大,产品也在持续的优化演进之中。

外部协作项目的极限拉扯到底怎么样?

“上周肝考试,这周肝项目”——2023.9

一周肝了 3 个外部协同项目,A项目 涉及到 3 方三角拉扯,B、C 项目分别涉及一个外部相关方拉扯。先说结果:A项目顺利进入测试、B 项目达到上线准备、C 项目捞底明确了问题清单进入外部协作方处理阶段。

A 项目涉及 3 方最为复杂,任意2 方都有协同对接任务,作为业务方 除了主导自己成员和外部 1 、外部 2 的对接,关键还得全程操心外部 1、外部 2 他们之间的协调沟通。明确核心逻辑,甄别关键任务,这当然是作为“串串”角色必须具备和秉持的。焦躁的表象下无非是各个相关方的不确定。这个过程惊奇的发现,基本的关键信息串联、看前后文,原来也是稀缺的基本功🤫更别提目标驱动了。舍我其谁?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就有“让我来”的冲动行为。

B 项目、C 项目作为单一外部协作方,自然简单不过,简单的做法就是完全确保给他们正确的指令执行就好,心情好一些的时候科普一下场景,时间闲的无聊也可以给他们指导建议。

回顾学生时代、职场的一些经历,经历外部协作绝不算少,或许是这些经历、或许是不愿牵强,遇到极限拉扯总想拨茧抽丝一探究竟,找到真相、穿越迷雾。

清楚记得当年初入职场第一个工作任务,嗯…对,就是“任务”,boss让我和一个办公室老师一起接待工程勘察队员(工程人估计要会心一笑),个个肚子跟怀孕似的,带着他们大夏天白天一起钻玉米地,晚上一起去洗浴中心 happy。作为业主方角色,后续经典的工程5方关系拉扯不断上演。

后端有一段短暂的经历是当年酒店线上大战时,携程、艺龙、去哪儿、美团,都在搞酒店,去哪儿势头资本市场势头正猛,城市BD的角色就是要独立完成客户拓展/拜访/签约/拍摄/产品包装上线/销售跟进/产品优化,那会儿已经是996,今天啥时候来、晚上啥时候走就欧啦。这当中最拉扯的当然是酒店旅馆小老板儿,房价要拉扯、房型要拉扯、能不能多给签几种销售方式也要拉扯,最高兴的是第一次陌拜就签了一家满贯合作的酒店。

第二段时间较长职场经历中,用一张脑图协调过全公司近100人参与筹备举办产品发布会(参会规模在近千人);一个人3个月跑4个城市驱动集团5家分子公司对标ERP实施规范;为了做细颗粒数据支撑管理和业务升维,联合筹备外部研发系统,内部和财务销售产品各部门拉扯,外部和乙方公司的产品研发测试甚至boss拉扯;这都还不算当时负责范围的各种外部厂商拉扯的(硬件的、软件的、服务的)…

大学也协调过全班几十个人,从学校骑车一路狂飙几十里到黄河边野外烧烤,炭——校门口烧烤摊让人老板帮订的、锅——一东北大姐火锅店借的、碗筷——都自己家伙事儿、肉/菜/馍/饮/油/料/刷——拉几个同伙逛附近菜超买的、串串——分给男女生宿舍晚上自己洗菜切菜穿芊的、自行车——自己的/借的/一拖一的/租的、灶台——黄河边石头摆的。狂奔几十公里,导航也没有,逢人就问路,可就是开心啊!四月春风草长、红花绿柳,一群傻二青年欢快的摆灶、生火、烤制、碰杯、爬树,比拼烤技、互相换吃,悬河边跑着打闹…

很多时候,我们经历了到了更远的地方,便也不会再纠结脚下的路。

对于极限拉扯无非几个关键点:

1、搞清楚自己的目标、大家的目标是什么,是不是一致的

2、搞清楚每个参与方的驱动来自于什么

3、识别关键路径、把握核心信息链路、用好关键人

4、进程中甄别关键任务、挖掘关键信息

5、带领/影响成员,穿越风险迷雾区,实现目标

生活多少相遇和擦肩而过,美丽又遗憾…

2019 年国庆节前夕,我和室友坐在西西弗咖啡馆里两人翻着攻略,在纸上规划着大西北环线的行程图,可惜那一年没有实现,疫情来临西北之旅搁置,时间一直就到了现在。

S和V在2021年接触的两个团队,都很棒。客观因素,到了S团队,去实践自己既定的阶段目标。
V那边也是非常真诚的同学,怎奈无巧不成书,入职当日、转正当日都恰好错过半天…感谢V提供诚意满满的offer认可,但出于对自己、对双方负责的态度,只能say sorry。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江湖有缘再见!

自此开启了S的故事,最近两年多的时间也是自己快速成长的时间,当初的目标很明确,S也一定是当时所处约束下的最有选择了。

2021年最难的那段日子里,不记得多少个早上赶到空无一人的公司,那时候在纠结交互,表现层的东西。内心想法是由表及里,或者说是只看到了冰山一角。回头评价自己的成长,更愿意叫做自我救赎式的成长。那段时间家里和工作都在一个瓶颈爬坡阶段,但是还是顺利的度过了。原型-功能价值评价-底层逻辑-数据建模-系统生态,数据是血液,产品更是血肉之驱+灵魂大脑。

过来了就是过来了,站在今天往回看,一切发生的那么疯狂,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应当。不是努力造就了什么,而是残缺的认知地图补全是那么的令人兴奋,不得不去追逐。

想记住的今天是,630

2022年6月30日 壬寅虎年六月初二 星期五 晴有雨 重庆

2022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经历了疫情的加入,好像每个人对于一些日子都想赋予不同的意义,人们更懂得当下,更期待未来,更敬畏生活。
这是一个周五,很多事情发生在这一天…

【路】我工作脱身不得,老婆乘新开通的高铁自己回了老家,感觉好多年没有过的短暂别离。上一个周一6月20日郑万高铁通车,还记得2018年春节回老家禹州,高中的那帮好兄弟聚会,当时占潮还在一个高铁相关的项目,内部消息2019迎接70周年十一国庆会通车,那时大家都满怀期待,觉得我在重庆也会近很多。郑万高铁,4个小时就到达万州,我们一直在算,就算万州到重庆还需要一个小时,也就是5个小时而已,千里之遥也不过半日之程,友谊之路便也无阻。

再往前数,2013、14年还在郑州工作时,异地恋往来重庆,单边15个小时的火车。2017年结婚乘D字头动车,大概也是10个小时。千山万水,也阻挡不那份期待。

有一年回老家,听爸妈说他们专门去看了郑万高铁在修的禹州站,在褚河乡附近,这里离爸妈最近的路口,是可以几个小时就连接到亲情的铁路。

距离原来的千里之遥,如今活脱脱的在2022年成为现实,突然就想10年前微信还没有出来,我们细致的记下一个个电话号码,编辑长长的短信,也非常当回事儿的和朋友打电话联络感情。那时候通讯录存的很少,确是我们可以随便挑出来都可以去打出去的,班主任、老师、同学、朋友、家人、爱人… 现在的微信通讯录很多,我们曾经的那份期待变得咫尺之遥,可心里的路却变得很远。

【盛会】630,重庆人很熟悉的数字,因为有天天630这么个节目,在重庆家喻户晓。曾经的旅游圈也有这么个数字,不过是一场同业盛典,从2015年开到了2018年,2019年本意破局而立,怎奈疫情打断了这场故事。

或许时代的埋点早一写下,只是一群人的执着罢了。不论如何,时空见证者,在这群人的生命里都留下了印记。从今年1月份开始,原来团队若干同学又组成了小分队,时而开展线下大型真人互动活动,尽管时光向前,那时一起的“我们”却未曾改变。2015年630是个下雨的夏日,所有人从中冶大厦12楼冲去了金源酒店,我们在9楼独独空守,刚起步的C端业务还不是可以面向同业朋友的时候,黑暗中朝着光前行。2016年630又是下雨,这一年终于拉起来一个策划小分队,有策划有文案有摄影有设计,我们穿着海岛蓝的工服,迎着行业的每一位伙伴,这一年不仅带着前期小分队一起冲锋,还客串了斧头帮大嫂的保镖小弟。2017年正骑着陡然上升的曲线,接待者国内外的来宾,没错,需要有翻译的,这次第一次用签到的头像拼起来了世界地图,那天下午又是雨天。2018年直奔威斯汀,由于行政缺席,临危受命顶起了会务“总监”,顺利完成了那场盛会的落地,没错,还是雨天。

2022年6月30日,下午5点多微信群响起“下班就走起哦~”,下着太阳雨,今天是一个部门同事的新婚部门小范围答谢,昨天又是他生日,围着火红滚烫的火锅儿,我们一起为他庆祝,“生日快乐、新婚快乐!”

【职场】今天的饭桌上有3位00后的新同学,他们初入职场,却听着甚至比电视剧都不可思议的职场故事:宫斗、派系、生存、扭曲… 其实这样的故事哪里都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若是那时的自己一定也会是满脸诧异,现在索性…呵呵~ 庆幸没有经历,或者经历而不自知,亦或是“苍狗白衣俱昨梦,长庚孤月自青天”。听着年龄层10+的分享着关于恋爱、爱情、婚姻、责任、家庭的话题,可能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我飞”的自由、自我护盾闪着光,也可能是世界上分为两类人,我这个人、还有别人。

生活就是这么有意思,在每个人属于自己的时空穿梭机上,给了你独特的光影。我们都是时空的相遇者而已,又都有不一样的自己。

“战吗?”,“战 啊!”

【城市】楼宇的灯光把天空照的锃亮,影子都看不到短长。空气在雨中显得格外清凉,心情突然不一样。

世界安静了,晚上9点多,也到了那里打车难的高峰,黑灰色的大盒子吐出来一排排6英寸大小的星光,一般人很难想象城市为何这般劳忙。大盒子拿到了这群人共同的密码,其他地方还有红色的盒子、白色的盒子、蓝色的盒子,有的密码让人跑得快,有的密码让人跑的慢,有的跑对了,有跑偏了,也有的跑废了,还有跑飞了。不同的盒子给了你不同的旅程,这不是一个终身密码可以解决的。我认为的多,怎么能和我认为的别人的少比,就像我们说城市和乡村,我和你,大家都在不断做自己比较有优势的事情。看到这里,会公平的对待整个世界,坦率的面对自己。

iSpiik快记163:传统旅游服务商的出路可能在哪里呢?

1、强资源话语权
传统旅游资源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具有明确的边界性,不断渗透供应链在边界内仍然占优;但同时,新的第三空间形式不断涌现,稀释着国民总时间,竞争或许更加激烈。

继续阅读iSpiik快记163:传统旅游服务商的出路可能在哪里呢?

iSpiik快记162:4问传统旅游服务商:票代、批发商、组团社、旅游顾问…

1问·传统旅游服务商还会存在吗?

会,这是现实世界,虚拟世界可以无限趋近但不能取代,就像微信十年张小龙介绍拍一拍feature一样,那是一种古老的人们会怀念的方式

继续阅读iSpiik快记162:4问传统旅游服务商:票代、批发商、组团社、旅游顾问…

iSpiik快记161:从经典用户画像谈谈我对未来旅游畅想是什么呢?

欧克,这里按照经典用户群划分:

大明类游客(比如商旅客、精明理智全能选手游客)

京东模式的信息分发渠道提供尽量标准化的产品+马蜂窝/小红书/抖音类型的种草源(甚至是政府层面、资源端群体的全域旅游策略推动)。这里涉及到通常所说旅行产品的标品和非标品,不可否认非标品也在尽量的标准化进化,那么就算定制产品也在走着标准化作业流程,何尝不是一件标品?

继续阅读iSpiik快记161:从经典用户画像谈谈我对未来旅游畅想是什么呢?

iSpiik快记160:旅游服务/体验的价值在哪里?

1、旅游体验的获得,需要精密的外化过程

先说个例子吧:路书云今年春节推出的一款亲子体验产品IP《京北喜事》(点击跳转),路书云之前做过产品分析(点击查看)2020年也不好过,定制平台依赖境外产品居多,境内怎么办?这款春节期间的过大年体验产品算是一股清流,车、餐、房、门、导,计调/操作/运营、销售、售后、后勤,要素没变、组织没变,但是通过化学反应外化出来的产品却不一样了,京北喜事外化出来了年味、亲情,沉浸体验的产品我想以后不会不提起2021春节的京北喜事。

继续阅读iSpiik快记160:旅游服务/体验的价值在哪里?

iSpiik快记159:我是否认可旅游行业的未来?

旅游行业不是没有未来的,民宿、文创、智慧城市智慧旅游、沉浸产品的涌出,新的第三空间呈现形式不断产生,人们的旅游(认知世界,看看和自己不一样的生活)的欲望只增不减,原因有下:

1、基础生活水准提升

人的需求层次自然上涨,这个不只是城镇区域,农村区域也一样(现在在老龄化的拐点,这个点的出行需求大概率是增长的),这是推。

2、基建水平普涨

更便利的抵达工具(直飞航班、高铁、动车、自驾等)更低的成本,更多元化特色化的住宿空间、美食空间,更有内涵的poi,这是拉。

3、旅游活动是一场信息盛宴

除开体验产品的你自身的内化过程,其余全部是你摄入外化信息的交互动作,出行的决策链条和信息交纵程度不亚于你日常生活的任何事情,从前奏信息种草—出行想法的产生—了解咨询—预定—出行—拔草体验—分享。信息的结构化、精准化分发是现在这个时代最擅长的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被数字化不断加深的过程中。这个层面是推也是拉,因为撬动出行的可能是预定、出行、体验、分享各个环节/民宿主、游客、koc、kol、餐厅老板、咖啡馆主等不同角色/厨艺分享、美景拍摄、趣味打野各种场景的信息输出。

4、实物与虚拟,期货与现货

传统旅游行业将旅游视为对期货的贩卖,某个日期的房间、某个日期的火车票机票、某个日期的车辆的使用权。这个角度看,是在关注实物资产的时间价值,也可以看作玩期货。而POI譬如景区则可以简化为库存充足的实物产品,而餐厅简化为空间时间的双重的效率(即坪效、天单位的翻桌率)。购物以及自费娱乐项目则是比较粗暴的加价模式。#ispiik小站#

2020年后的未来旅游服务商,路在何方?

说说我为什么会离开前公司,一家区域东南亚境外旅游NO.1的批发商,全国峰值10家+分子公司的拟IPO旅游集团,年输送游客50万+人次。

首先,不是旅游行业边界的问题,只是旅游行业太大,而团队钻入的细分空间存在边界,同时团队的认识存在边界,让我感受到无法突破的窒息感。由此也引发了自己对旅游行业、旅游服务商未来方向的一些思考,分享探讨。

继续阅读2020年后的未来旅游服务商,路在何方?